• <dl id='ht3v1'></dl>
    <ins id='ht3v1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ht3v1'><strong id='ht3v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ht3v1'></fieldset>
      1. <span id='ht3v1'></span>

      2. <tr id='ht3v1'><strong id='ht3v1'></strong><small id='ht3v1'></small><button id='ht3v1'></button><li id='ht3v1'><noscript id='ht3v1'><big id='ht3v1'></big><dt id='ht3v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t3v1'><table id='ht3v1'><blockquote id='ht3v1'><tbody id='ht3v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t3v1'></u><kbd id='ht3v1'><kbd id='ht3v1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acronym id='ht3v1'><em id='ht3v1'></em><td id='ht3v1'><div id='ht3v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t3v1'><big id='ht3v1'><big id='ht3v1'></big><legend id='ht3v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ht3v1'><div id='ht3v1'><ins id='ht3v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ht3v1'></i>

          1. 郭敬明:不會掩飾自己愛錢 買喜歡的東西沒有錯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郭敬明

              現在還說我在玩票,就不公平瞭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現在,大傢對你的稱呼已經從“新人導演”變成瞭“成功導演”,你覺得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首先我必須感謝天時地利的配合,時代成就瞭我,這一點可能任何一個成功的人都無法否認。我出道的時候,正好也是第一波少年作傢受到關註最大的時候,現在再有作傢出來就沒有當初那個新鮮感瞭。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講,當時同一批出來的人有幾十個到上百個,最終能走到今天的也屈指可數,因此光從天時地利的角度無法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因為不是專業導演出身,所以一直以來對你拍電影都有“玩票”的說法,你怎麼看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現在玩跨界的人很多,不少演員、編劇、音樂人也都當瞭導演。慢慢大傢就會發現,有些人拍一部電影就走瞭,而我算上《爵跡》已經拍到第五部瞭。現在還說郭敬明在玩票,就有點不公平瞭。看一件事,不妨把考察的時間放長一些,看看這個人到底是把事情認真地當事業經營,還是玩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前三部《小時代》的票房達到13億元,大傢覺得郭敬明已經名利雙收瞭,你最初跨入這一行的目標達到瞭嗎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對我來講,名和利真的不是第一個要追求的東西。我覺得隻要把每件事情做好瞭,就什麼都能得到,包括名利。但如果你就是為瞭賺錢和成名,作品拍成什麼樣都不管,最後還指望名利雙收,邏輯就不對!我出道也十幾年瞭,基本上每件事都會全力以赴,從小說到電影都能享受整個過程的快樂,至於最後能賺多少錢,出多大名氣,這些都是後面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這世界要有諾貝爾,也要有金庸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《小時代》系列的制片人李力曾說過,你是他見過最有商業頭腦的人。你自己感覺呢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或許是這樣。我比較擅長察言觀色,也比較註重信息的搜集和積累。從前寫小說時,我就比較註重看讀者反饋,他們討厭什麼喜歡什麼。很多事情都是這樣,當樣本采集到足夠的量,你就接近瞭所謂的主流目標受眾群。做電影也是一樣,無非是瞭解觀眾喜歡什麼,然後有的放矢地去做。我一直覺得商業片都有一種標準工業化的生產流程,隻要你對目標受眾瞭解精準,你就能做好。如果你給一群品味小眾的觀眾看商業片,就錯位瞭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《小時代》系列在商業上無疑很成功,但在藝術性上受到不少質疑,這些質疑是否會傷害你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我覺得藝術創作並無高低。就文學來舉例,如果所有的作品都是諾貝爾得獎作品,沒有金庸武俠或《哈利·波特》,大傢是不是會覺得很枯燥?電影也是一樣,要允許大師的存在,也要有一些通俗易懂娛樂化的選擇。就像我自己看電影,凝重的想體驗一下,但《復仇者聯盟》這樣的我也很喜歡。你不能說,商業電影就不該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從來沒有野心去拍一部藝術片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並且擅長什麼,這點挺重要的。文藝片我也看,但我確實更喜歡年輕的題材,比較都市的感覺,比較漂亮的畫面。因為我擅長,所以能做好。一些嚴肅的電影,比如法國文藝片,或者賈樟柯導演的作品,都很好,但我做不好。如果硬著頭皮去做,結果一定失敗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如果有人說你電影拍得不好,內心真的能接受嗎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如果是我沒做好,大傢應該批評我。很多網友提意見都很嚴厲很毒舌,但他們是真的想幫助我。如果他們恨我,或許什麼都不會說,就讓我那樣下去好瞭。所以,對這些意見我從來都是很歡迎的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審美,不光是幾件漂亮衣服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有種說法,《小時代》系列是一種PPT或美圖秀秀的美學,你的態度是什麼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如果大傢仔細看,《小時代》系列的漂亮畫面並不是穿幾件漂亮衣服那麼簡單。很多鏡頭的呈現都是很復雜的,那種視覺的絢麗跟燈光、攝影、設計都有關聯。每個導演都會有自己的固有審美,有的人喜歡糙一點的,有一些喜歡真實甚至臟亂差,有些喜歡黑白灰,有些比如張藝謀就喜歡高飽和(色調),這些都很正常。對我來說,四部《小時代》基本已經在都市題材方面嘗試瞭自己喜歡的審美,之後的《爵跡》在追求視覺的極致方面應該會有更大的空間。我特別想試試,看自己能做到哪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你是那種擅長找最好團隊的導演,還是每一個細節都非要自己先弄清楚的人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我不是那種跟團隊講一聲“我要這種效果,你們去弄吧”的導演,不懂的東西,我都會盡量去學。可能沒法做到很專業,但我希望自己起碼聽得懂團隊的專業人士在說什麼。就像現在做《爵跡》,跟好萊塢團隊合作,不斷面臨挑戰,每天增長經驗,有一種打怪升級的感覺,我還蠻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有人說,郭敬明的成功是一種幸運或取巧,對這種論調你還會生氣嗎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我隻能說,很多時候大眾看待一件事情,並不太願意去推敲其中個人努力的部分。我感覺還好,這幾年主流的聲音已經給瞭我越來越多的認可。大傢會說郭敬明這個人原來很拼,很努力,很有追求,我也很高興大傢能夠看到多一點我的側面。業內也開始慢慢認可我瞭,很多以前看不起《小時代》系列的人,這兩年看過更多國產片後會說,其實《小時代》還不錯,哈哈!

              這六七年,我每天隻睡五六小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感覺你的工作排得太滿瞭,這種節奏不覺得吃力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這段時間確實特別忙。平常我能每天睡五六個小時,但現在基本就每天睡三個小時。不過還好,我的特點是:一到工作時間,精神就會高度集中;如果是休息時間,能很快就睡著。

              羊城晚報:每天隻睡五六個小時的狀態堅持多久瞭?不會影響身體嗎?

              郭敬明:好像從我開公司到現在,一直是這樣,六七年瞭吧。有時候確實也覺得特別疲憊,所以我平常會嚴格調整工作進度,不允許自己生病,很怕生病耽誤事情。

            • 共2頁:
            • 上一頁
            • 1
  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  • 下一頁